最美退役军人|脱下军装,仍是最可爱的人

保定军创家园理事长何瑞生

脱下军装,仍是最可爱的人

1979年底入伍,2001年初退役,时至今日,脱下军装已经18个年头。然而,保定军创家园理事长何瑞生却说,感觉自己从未离开过部队,依然保持着军人本色。

“你这个项目我们研究了一下,应该是可行,但还有几个问题,明天我过去咱们当面说说。”不久前,在保定市莲池区七一东路附近的保定市军创家园办公室,记者见到了正在忙碌的何瑞生,他正在和沧州的一位退役军人通电话。

“你来的刚巧,要是明天,咱们就见不着了。”何瑞生笑着和记者说。每年多数时间都在全国各地跑,帮助退役军人,尤其是自主择业的军转干部解决就业创业难题。

除了“定点帮扶”,每月一次的培训课何瑞生更是倾囊相授。“其实也没啥,就是把我这些年的创业经历,讲给大家听听,让大家别走我走过的弯路。”十几年的经历,在何瑞生的口中已是云淡风轻,个中艰苦,却在他的讲述中清晰起来。

2001年,怀着对家乡的天然情感和在父母跟前尽孝的心愿,何瑞生主动放弃了北京安置的机会,举家回到了久别的家乡——保定市清苑区平陵村。

创业初期,何瑞生也经历过迷茫困惑。那时每到秋收,村里都有人焚烧秸秆,四处弥漫着烟雾。可就在这焚烧的秸秆里,何瑞生看到了商机,“这秸秆白白烧了还污染环境,何不用来喂牛?”建奶牛养殖场的想法就这样冒了出来。

买奶牛,配设备,定场地……何瑞生拿出了自己的安置费和全部积蓄,还向战友们借了钱。

“自己的钱赔了没事,战友们的钱我可不能亏了。”何瑞生下定决心,一定要办好奶牛养殖场。刚开始的两年时间,缺钱缺人,何瑞生就住在了养殖场里,每天从4时干到23时,生生瘦了20多公斤。

“那会儿没经验,也总受骗,买的奶牛看着挺壮实,就是不产奶。”为此,何瑞生日夜钻研技术。后来如何挑选奶牛,奶牛生病应如何医治,都难不倒他。两年后,他养的奶牛从十几头增加到了160多头,由此带动全村养殖奶牛3000余头,解决了本村500多名村民的致富问题。

赚到了“第一桶金”,何瑞生想到最多的是回馈家乡。2003年,何瑞生用自己赚来的钱改造了村里的废弃砖窑和沼泽湿地。深坑建成鱼池,沼泽改成荷塘,空地栽满树木……村民们也有了休闲的好去处。

“瑞生可是帮村里做了件大好事啊!”谈到何瑞生,村民们无不竖大拇指,对他称赞不已。可更令村民们佩服的,还是何瑞生诚信本分的为人。

2008年,何瑞生的养殖场遇到困难,款项收不回来,账上没钱,欠奶农的钱怎么办?“作为一名退役军人,绝不能失信于人。”面对困境,何瑞生不推诿,拿出了自己的存款,挨家挨户给奶农送钱。

何瑞生“诚信”的好口碑,也为他打开了更广阔的市场。何瑞生陆续开起了包括养殖、餐饮在内的5家企业,还接管了一家即将倒闭的锻压厂。

好的名声不仅为他带来了事业的成功,也为他赢得了村民的信任。2012年,平陵村村委会换届,他以高票当选村干部,并担任村党支部副书记。

当上村干部,何瑞生更坚定了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建设美丽乡村的决心。平整道路,植树造林,扩大经济作物种植面积,兴办旅游业、养殖业等富有特色的产业……

今年已经58岁的何瑞生,于两年前卸任了村委会的工作。“到了岁数,工作该放下了,但作为军人的责任是永远放不下的。”何瑞生说。

2015年,他被选聘为“全国自主择业军转干部就业创业导师”。2016年,他与自主择业军转干部及军旅企业家一起创建了保定军创家园。2019年初,他又联合军地有共识的企业家共同创办了保定市退役军人创新创业孵化基地。

何瑞生说,他们的孵化基地是全国第一家由退役军人自己规划设计、筹集资金建设、自负盈亏运营的退役军人创业平台,免收创业的退役军人房租等费用,并且免费提供咨询、培训、宣传等服务。

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富起来了,我的家乡也富起来了,现在就是希望更多和我一样的退役军人也能富起来。”何瑞生说。(记者高珊)

(河北新闻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